"福林特才是船長,我是舵手。"西爾弗說,"在一次遭到炮火轟擊的時候,我丟了一條腿,老皮尤丟了一雙眼睛。當年福林特也有一條大船,叫做‘海象號’,我親眼看到過它被鮮血染紅,也看到過它差一點被黃金壓沉。"

"啊!"另一個聲音——那是船上最年輕的一名水手——十分佩服地嘆道,"福林特真了不起!"

原神桌布(制服魈!泳裝刻晴甘雨!泳裝可莉七七迪奧娜!雷電芽子八重櫻雙雙聯動!)

西爾弗接著說:"我最初跟著英格蘭船長幹,後來又跟著福林特。至於現在嘛,我可以說是在單幹。我還存下了一大筆錢。告訴你吧,福林特的手下大多數都在這條船上,他們當中有些人以前甚至靠要飯過日子。那個瞎子皮尤,他討過飯,偷過東西,殺過人,可還是捱餓。他現在已經死啦!"

"這麼說來,幹這一行也沒什麼好處嘛。"那位年

輕的水手說。

"對蠢貨當然沒什麼好處啦,"西爾弗的聲音大了起來,"不過,對你就不一樣了!我一眼就看出來,你是個聰明人,所以我才肯和你說這些的。"

廚子仍在繼續說著,一點也沒有發覺有人在偷聽。

"靠運氣吃飯的紳士們基本上都這樣。他們每次出海回來,都能賺到一大筆錢,可他們只知道大吃大喝,錢很快就用光了。可我就不一樣了,我把錢全都存了起來,每一天都能過得很好。告訴你,我已經五十歲了,等這次航行結束後,我要開始做個真正的紳士。可你知道嗎,我最初也不過是個小水手!"

"不過,"年輕人又說,"這次事情成功之後,你肯定不敢在布里斯托爾露面了,那你存在那裡的錢怎麼辦?"

"嘿,你以為我的錢還在那裡嗎?"廚子譏諷地說,"這條船起錨之前,錢的確是在那裡,但這會兒,我老婆早就把所有的錢都帶走了,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,‘望遠鏡’酒店也賣了。"

廚子接著說:"相信我,迪克。這世界上還沒有人可以算計我西爾弗。想當年,他們那麼多人都怕福林特怕得要死,可福林特還怕我呢!不是我吹牛,只要有我西爾弗在船上一天,你只管放心大膽地去幹。"

"西爾弗,"那年輕人說,"我決定了,我要和你們一起幹。"

"小夥子,你有種,夠聰明。"西爾弗一面說一面熱情地握著對方的手,把蘋果桶都震得晃動了起來。

到這時,我已經開始聽懂他們的一些黑話了。原來,他們所說的"靠運氣吃飯的紳士",就是海盜。而剛才他們的那些對話,實際上已經是把一個誠實的水手拉下了水。

接著,我聽到西爾弗吹了聲口哨,又有一個人過來和他們坐到了一起。

"迪克是我們的人了。"西爾弗說。

"我早就知道迪克會站在我們這邊的,"說話的是舵手漢茲,"可是,西爾弗,我們到底還要等到什麼時候才動手啊?我已經受夠了那個船長!我要住到他們的房艙裡去!我要他們的美酒和所有其他東西。"

"漢茲,"西爾弗說,"你這腦袋真不開竅。你給我好好聽著,在我下命令之前,誰也不準輕舉妄動。你要相信我的話,孩子。"

"我又沒有說不聽你的指揮,"舵手嘀咕道,"我只是問到底什麼時候下手。"

"什麼時候!老天爺!"西爾弗叫道,"那我就告訴你,我們現在需要斯摩萊特船長這樣一流的航海家為我們駕船;我們還得把那張地圖搞到手。等鄉紳和大夫他們替我們找到寶藏,再替我們裝到船上,到那時候動手也不遲!"

"嘿,我們不都是海員嗎?難道我們不懂駕船嗎?"迪克這小子說。

"我們只不過是一群普通水手,"西爾弗打斷了他的話,"只會順著航線駕船,我們需要船長來確定航線。但我瞭解你們這些傢伙,你們是等不了那麼久的。和你們這幫人一起出海, 真他媽的倒黴!"

"得了吧,西爾弗,"漢茲嚷了起來,"誰招你惹你啦?"

"我這輩子什麼沒見過?我吃過的鹽比你們吃的米還多!"西爾弗叫道,"就知道快,快,快!事情都壞在這快字上。要是你們這幫傢伙能聰明那麼一點點,早就有好日子過啦!可你們呢,只盼著喝足了朗姆酒上絞刑架!"

"可是,"迪克說,"等他們落到我們的手上後,我們該怎麼處置他們呢?"

"對啦!"廚子讚賞地說道,"這才像幹大事的樣子。那麼你打算怎麼辦?把他們放逐到某個荒島上去?還是像福林特和比爾·本斯那樣,把他們像豬一樣給宰了?"

"比爾向來心狠手辣。"漢茲說,"他總是說:‘死人不咬活人。’"

"你說得沒錯,"西爾弗說,"心狠手辣!對!你們聽著,我們這次可不是鬧著玩的,等時機一成熟,就把他們統統幹掉!"

"西爾弗,"舵手叫道,"你真是條好漢!"

"漢茲,你就等著瞧吧。"西爾弗說,"我要親手把鄉紳的牛脖子給擰下來。迪克!"他突然將話頭一轉,"好孩子,你在桶裡給我拿個蘋果,我要潤潤嗓子。"

我嚇得全身都軟了。我聽到迪克慢慢站起身來,但這時,好像有誰拉住了他,接著是漢茲的聲音說道:

"得了吧!西爾弗,別吃這種鬼東西。我們還是喝杯朗姆酒吧。"

"迪克,"西爾弗說:"我信得過你。聽著,我那兒的小桶裡有些朗姆酒,這是鑰匙,你去給我舀杯酒來。"

迪克走後,漢茲便湊在廚子的耳邊,說起了悄悄話。我只聽到了一句話:"還有些人不肯加入。"這麼說來,船上還是有忠實可靠的人。

就在這時,一道銀光照進蘋果桶,落到了我的身上。我抬頭一看,原來是月亮出來了。幾乎就在這同時,我聽見有人喊道:"到陸地了!"

本站內容均來自於使用者分享,僅供參考。如果您對本文《《金銀島》我在蘋果桶裡聽到的內容(十一)》相關內容感興趣,建議您詳細諮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。